首道军事命令“剑指”伊朗:拜登中东政策面临“两难”

原标题:首道军事命令“剑指”伊朗:拜登中东政策面临“两难”

在叙利亚和伊朗的“民兵组织”,随着政治形势变化,成了美国及其中东盟国的“眼中钉”。

美国总统拜登发布任内首道军事命令,下令向叙利亚、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发动空袭。有专家分析认为,美国此轮行动虽然是空袭叙利亚境内设施,但明显目标是伊朗,意在向外界释放“美国回来”的信号。

伊朗在海外的“民兵组织”,是其对外战略的重要部分。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主要可分为两个类型。

一是受到伊朗援助和帮助,具有较强自主性的“民兵组织”。其以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赛武装”、巴勒斯坦的“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为代表,有独立的组织架构和控制区域,同伊朗保持着“盟友”关系。在中东敏感议题上,往往与伊朗站在同一阵营,比如在叙利亚危机中,黎巴嫩“真主党”就派兵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在巴以冲突中,伊朗支持“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动袭击。

另一个类型,是受到伊朗扶植甚至直接控制的军事团体,以伊拉克“人民动员军”、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什叶派“法蒂玛旅”为代表。这些军事组织的领导人大多拥有浓厚的“伊朗背景”,曾在伊朗长期生活或者学习,甚至就是伊朗人。

很多在伊朗学习的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拉克什叶派,受到宗教热情感召,参加了各类“民兵组织”,奔赴海外参加作战,成为了伊朗控制下的重要海外战略资源。

在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伊朗派遣大量由外国什叶派组织的“民兵团体”,进驻叙利亚打击反对派。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崛起后,伊朗也组织伊拉克的什叶派军事团体,组建了“人民动员军”,成为打击“伊斯兰国”的重要力量。

经历了叙利亚多年战火,这些什叶派“民兵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站稳了脚跟,不仅成为伊朗重要的战略工具,也成为了当地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力量。伊朗也通过麾下的这些“民兵组织”,打通了地区战略通道,自然也成了美国及其中东盟国的“眼中钉”。

美国中东盟国,尤其是以色列和沙特,一直要求美国采取措施,震慑和制止伊朗“民兵组织”。以色列一直担心,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组织,会威胁其北部边界安全,成为伊朗打击以色列的前沿阵地。

2015年以来,以色列派遣战机或发射导弹,数百次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在数日前与拜登电话交谈中,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强调了伊朗的威胁。而对于海湾阿拉伯国家,尤其是伊朗的邻国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巴林等,伊朗的威胁也“近在咫尺”。

因此,拜登的军事打击行动,是美国对于中东盟国安全关切的响应,但也显示出其中东政策的“两难”。

在对伊朗政策上,拜登希望能够促成美伊对话,帮助伊朗核问题重回正轨,但拜登也会顾虑美国中东盟国对伊朗担忧的现实,采取行动安抚盟友。而这,也奠定了拜登中东政策的基调。

□王晋(中东问题专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