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扬:新动能助力文化产业升级

原标题:常扬:新动能助力文化产业升级

本文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公共事务部总经理、酷漾娱乐董事长常扬于2021年5月26日在中国文化产业投资50人论坛C50走近武汉年会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尊敬的张部长,各位武汉的领导,还有各位C50的新老朋友们大家好!特别高兴战胜疫情之后,第一次来武汉,有机会跟这些新老朋友一起交流,交流我们对文化产业发展的一些思考、想法,以及大家共同寻找发展的机会。也把阿里巴巴对产业升级的一些思考跟大家汇报,并且特别希望我们通过碰撞,能有新的想法和新的合作机会。

文化产业,刚才听到刘总讲了,我特别同意,文化产业是跌宕起伏,有的时候是至暗时刻,我想在发展比较困难的时候,反而会有很多的机会。我把新的机会叫做有新的动能,因为你要产生新的变化,一定是有新的动能才能产生新的变化,我认为包括我们自己的实践,我认为新的动能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第一,新的IP或者创造新的IP的能力。

第二,文化产业怎么样和商业更好结合起来。文化产业不光是做IP,这个IP实际上它要被延展到跟商业结合,我老说原来我谈恋爱那时候没钱,我跟我女朋友天天想着怎么五块钱找又便宜又好吃的。后来慢慢大家有钱了,有钱了之后,天天想着怎么去找那些又贵又不好吃的店,一大盘子一点菜,这才叫情调,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是这样的?是因为这样的消费它是带着情感的,它是有IP的,它是有故事的,新的IP一定要延伸到跟新商业结合。

第三,文化产业会出现新的业态,这跟一百年前出现的电影,当时有电影的话,大家都大电影院,谁也不知道会出现电视剧,谁也不知道在手机上玩游戏,我小时候踢球,从来没有想到最后所有的运动可以在家里通过手机完成的,现在我锻炼手指头的能力特别小,因为总在玩游戏,所以新的东西肯定会不的产生。新IP、新商业、新业态。另外,我觉得来了还有一个目的,跟我们武汉的政府,包括在武汉落地深根和准备在武汉发展的企业大家来合作,所以新IP、新商业、新业态。

新IP通过我们做的一些事情来去跟大家介绍,这个是我们2019年的IP,这个当时在全网爆火,这个IP实际上展现在大唐盛世,在长安一天发生的事情,但是这个剧播出之后,就对城市的影响还是巨大的,我们当时看过在携程上,就是播出一周,在携程上非到西安的机票搜索量在迅速扩大的,包括这个剧播出一个月之后,也很多的消费产生。其中一个剧里面有一个火晶柿子,是因为张小敬老吃火晶柿子,反正我小的时候在西安的时候是羊肉泡馍,但是没有想到火晶柿子是变成最网红的产品,包括总书记到西安也赞扬了这个《长安十二时辰》这个剧。所以新的IP,大的IP确实是能够给当地,给当地的旅游,当地的产品带来非常大的关注。

今年我们拍《山河令》又是一个新的IP,《山河令》非常受年轻人的欢迎,《山河令》剧播完之后,我们马上想到怎么样能够把《山河令》的IP延伸到线下的活动,所以我们在苏州,刚过去的5月3-4号两天,在苏州奥体去办《山河令》的演唱会,然后15000张票瞬间被抢光,黑市的票我也不知道多少钱,有人说两万五,有人说三万块钱,不知道多少钱,反正抢得非常多。苏州原来一直是一个旅游非常好的地方,但是在网上,当时说《山河令》的演唱会在苏州举办的时候,在网上搜索苏州的量增长得非常多,苏州尤其是在演唱会的酒店价格涨两到三数的。

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在线下办演唱会同时又回到线上做演唱会的直播,我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们有没有看过《山河令》直播,我们直播也卖票,直播卖票卖了一千万张,68块钱一张票,所以直播里面我们同样跟苏州相关,因为跟演唱会相关一些有特点的活动。所以大的IP,新的IP如果能够产生,是吸引注意力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后来我们在思考能不能更主动的,其实这种经验都是在一步一步积累的《长安十二时辰》播火了之后,我们发现火晶柿子好卖。《山河令》我们更进了一步,播好了以后我们办线下演唱会,我们思考其实跟公司合作,我们新的IP,叫(100:07)。接下来我们会拍五季到六季,同时我们会做三个网络电影,可能做一到两个大电影,我们把外景地给它固定下来,是在周庄建立外境地中心,同时盖的一些影棚,这个我们的规划,基本上这个规划应该是到今年年底,或者是明年的一月,整个的外景地就会完全呈现出来,影棚是11月份可以开始的,我们希望把这个地方建成中国最像宋朝古城的地方,这样跟周庄现有的旅游地林个相互的影响,周庄现在一年有五百万人到六百万人是旅游者,我们希通过外经基地,这些旅游者其中一部分愿意多待一晚上,因为有新的项目,他愿意多待一晚上,我们同时希望给周庄带来更多新的游客。同时我们希望在做剧的时候,尤其是拍唐代和宋代剧的时候,更多是用这个外景基地来去做。所以这个是我们现在跟周庄在合作的项目,我们希望有好的项目,确实是希望在武汉,跟武汉也去做合作的项目,我觉得在武汉这个地方,每个城市它有自己文化的风格,重庆适合拍破案的片子,浙江特别适合拍甜宠的,我觉得武汉一定跟它自己的文化特色,特别相关的这种感觉,一定能找到这种感觉,我们也特别希望有这样的合作。

当然我们现在在IP上面还应该做越来越多的IP,我们要做投资,我们要拥有这个IP,因为IP从长远来看,IP是能够积累下来的固定资产,其实今天在这个行业已经发生了,我手里头有1000首歌的IP,我完全可以做个非常好的东西,它是非常好的业务,是可以呈现出来的。

第二,在新商业方面。新商业怎么通过数字化的技术,把整个的文化消费和商业消费,以及城市的服务连接起来,这个项目是我们最近在跟北京的东城区在做的项目,都已经签约在做,为什么当时想着东城区,因为东城区的演出场馆最多,北京人艺,儿童艺术技院,中国大剧院都在东城区,所以它的演出资源非常多,在百老汇有一个统计,你卖一张演出票,可以带来的本地消费是1/7,这个票属于是100美金,拉消费是多少钱?消费是700美金,因为他要从别的地方来,要有差旅费用,在当地要去消费吃饭,看完戏之后大家朋友喝酒聊天,以及住宿,这是1/7的消费。我们希望用这个逻辑,通过数字化来怎么样在东城区的演出,它的商业效应可以得到实现。我们的做法从用户端,能给用户最好的体验,比如说用户买了演出票,他就可以买票,所以有很多演出的信息这些东西,然后他到了这一天要去看演出的时候,他通过高德、通过飞猪等等把他的形成安排好,甚至他完全可以安排好,比如说他从上海飞到北京,或者武汉飞到北京去看演出,他完全是在机场,一出机场所有的车都配好了,直接到演出的地方或者到酒店,然后在演出之前到哪吃饭,我们通过像饿了么等等这些结果方案来做,所以他整个的过程,从用户的角度来讲是一个完成的过程。

那怎么样让用户觉得消费起来非常爽,其他比较是要靠数字化和方案解决方案来做的,所有的解决方案,目前我们大部分都是存在于各个业务部门的,所以怎么把它整合起来,里面有有智能安防,智能停车,也有像人脸识别闸机,也有像飞猪、饿了么等等这些,怎么样通过系统把它整合起来,所以在东城区做,要把这套体系做出来,目前我们是已经开始跟东城的这些还没有上系统的剧院在一个一个帮他们把系统安装进去,这种东西要通过“三化”解决。一是要数字化,二是联网化,三是智能化。所以数字化、联网化、智能化是三部曲,都要一步一步做的,所以我们现在在东城有了这个规划之后,首先是从数字化开始入手的。

这个新业态,我就看文化产业,实际上阿里是从做商业出发的,所以很多思考,我们一个是对文化行业的理解,但是也有很多是我们在这些年做商业思考的沉淀,我觉得这个行业是相通的,文化产业它是产业,它也是个商业,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在商业里面积累下来的东西,能够给文化产业带来新的思考,那第一个,我觉得线上线下的结合,所以原来做商业里面最早互联网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把线下的零售搞完了,但是线上的商业发展起来之后,突然发现线下的零售跟线下结合,可以产生更大的效益。比如说我们在上海最早开始做盒马,其实武汉对盒马非常支持,在武汉差不多30家店左右,在疫情期间所有的盒马店是不打烊的,那会有个线下的,一大12点去河马抢菜送到家,盒马的模式它是服务周边三公里人群的一种模式,他开店,顾客可以到店里选购,可以通过网络在店上订东西,盒马可以送过去,产品盒马是多种多样的,它既有半成品,又有纯生的产品,也是适合不同人群的需要。

其实线上线下结合,我觉得是在商业里面,我们已经看到了它有很多的实践,其实真的不是互联网把线下都给搞没了,而是线下线上结合的时间现在开始出现了。但是我觉得在文化产业线上线下结合的东西一定会出现,刚才我跟大家汇报了《山河令》其实就是线上线下结合的一些东西,包括在疫情期间,我跟北京人艺也做了一些项目,当时北京人艺是办院庆活动,因为北京人艺非常坚持线下演出,这个大家可能是有了解的,他从来不做线上,应该是去年三月份还是四月份,疫情很严重的,北京人艺院庆就是不好弄,所以北京人艺跟我们商量办线上的直播,结果北京人艺当时有多少人看线上的直播了?有三百人看线上直播,后来我跟北京人艺赵院长去交流的时候,赵院长特别有感慨,北京人艺这么好的牌子,一场演出,大概不到一千人,大家去过人艺都知道不到一千人,这三百万人我得演多少年才能有三百万人看我们的演出,所以我们现在特别希望能够去让好的艺术形式,线下的艺术形式在线上得到更好的传播。那同时刚才跟大家介绍《山河令》的例子,在线上产生好的IP,怎么样落到线下,对IP的消费溢出,能够在线下得到更好的实践。

第二个新业态,大家都在说短视频的问题,长短视频都会出现,长视频更多的是自上而下的传播,因为长视频的制作是相当复杂的过程,但是短视频其实最终人人都会走道那个时代,我觉得现在真正短视频的时代还没有出现,其实在快手做得好的短视频,还是半专业团队做的,背后还是有很多专业人在去做这个东西,但是真正短视频,我相信是交流的工具,会变成交流的工具,它不光是一个工具,它变成跟今天我们要教孩子们怎么去把作文写好一样,明天学校要教孩子们怎么把短视频做好,因为它将来在社会上是非常重要的交流工具,其实怎么抓住这个发展的机会。

刚才跟大家介绍了,我们看到原来非常传统的线下演出在迅速走向线上线下一体化。现在包括国家文旅部提出一个概念,它叫线下演出,线上演播,刚才万总讲的办音乐节的事情,我们也非常愿意跟大家合作,你线上办音乐节,我们线上跟你搞直播,线上直播同样一边可以在家里看着手机,一边吃着小龙虾,都可以实现,因为把线上线下怎么样能够更好的结合起来。

还有一些是行业里面新的东西会产生,比如说智能化,行业智能化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智能化的边界是我们今天完全不知道的,所以我们不知道它会走得多远,因为它会走得非常远。目前,比如说我们做到的电影宣发,我们确实可以做到最高效的宣发,因为我们去研究每一部电影潜在的用户是谁,用户在媒体平台上,用什么样的物料去做,跟什么样的媒体平台去结合做宣发是最有效的,所以这个就出现了。在现在剧上面,我们叫演员的适配可以算出来的,《长安十二时辰》的张小敬的就是被算出来的,雷佳音就应该去演这样的影视。所以智能化它对呈现分析,包括用户的分析,以及演员的分析、剧本等等,其实它可以给我们很重要的参考去做的。

当然文化是艺术,文化也是一种商业,也是一种科学,所以怎么把很魔性的东西跟很理性的东西能够结合起来,其实这也是文化产生重大的机会。

武汉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城市,楚文化的发源地,刚才教授讲了很多,我也学到了很多。我非常相信武汉是勇敢的城市,是英雄的城市,武汉也是一座非常懂生活的城市,我们特别希望能够跟武汉一起合作,在文化产业升级上面做出更多探索的事情,产生好结果的事情。谢谢大家!

常扬获得2021年度优秀文化领军人物奖

嘉宾简介:常扬,现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公共事务部总经理、酷漾娱乐董事长、以及优酷制作管理和产业化业务负责人。

曾担任阿里文娱大麦总裁,阿里巴巴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负责投资及并购相关人力资源工作并管理北京的整体人力资源运作、以及阿里文娱、高德、菜鸟的人力资源总监。常先生于2010年7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曾担任支付宝人力资源副总裁。加入阿里巴巴集团之前,常扬曾担任多个人力资源领导职务,当中包括宜家中国的人力资源经理、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高级人力资源顾问,以及贝尔罗斯(Perlos)的全球人力资源总监。 常扬持有北京大学天体物理学学士学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